第107章帮凶竟是我自己)_沙雕高中日常不需要恋爱红甘泉
笔趣阁 > 沙雕高中日常不需要恋爱红甘泉 > 第107章帮凶竟是我自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7章帮凶竟是我自己)

  俞老师提心吊胆了好几天,但无论是姜婉还是乌云,谁都没有详细和她解释MIT正在发生的事情。

  正值暑假,俞老师本人也正在海外度假,她纠结许久,最后还是改变行程、临时去了一趟麻省,算着时间差不多正好能赶上夏令营的尾巴。

  ——作为人民教师我可真是太敬业了TAT

  即使是在七月,麻省的天气也相当凉快。

  在机场和司机说了“去MIT”后,司机爽快地踩下油门,顺便热情地开启了聊天技能。

  “最近虽然是暑假,但MIT可真热闹啊。”司机美滋滋地说,“好多别的学校学生特地过来参加这里举办的一个比赛呢!”

  俞老师并不奇怪这些高等学府会在暑假举办大赛——夏令营不也是差不多的活动吗?

  她礼貌答话:“是很么样的比赛?”

  司机更有兴致了:“你看见前面那海报没?那就是宣传的!”

  俞老师别眼去看,机场门口就竖着海报,上面的大字是“益智游戏大师赛”,master这个词放得特别大,另外还有一串全球top名校的名字。

  俞老师不由心中感叹:不愧是MIT搞的活动,声势浩大,海报居然直接拉到了波士顿机场。

  司机开了一路,也和俞老师吹了一路这个比赛有多么隆重,甚至上了不少新闻报道,甚至还是公益性的……等等以后,终于抵达目的地,将俞老师扔到了大街上。

  俞老师左右看看,陷入茫然。

  虽然知道美国的大学基本都是完全对外开放、也没有围墙的,但这对外来人士也太不友好了。

  俞老师在“给学生打电话让他们来接”和“自己用成年人的智慧问问路”之间犹豫了一下,出于成年人及人民教师的自尊心,选择了后者。

  俞老师,一个国内顶尖学府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的高材生,又在外国语学校当老师,自诩对于英语的掌控程度还是超过问路级别的。

  但问题是,当她随意拦住一个学生试图问路时,一句“请问你知道国际夏令营的学生住在哪儿吗”还没问出口,对方看着她的脸,惊喜地大呼出声:“Chinese!”

  俞老师:“?是的,这是你第一次见到中国人吗?”

  这位MIT学生更兴奋了,他举起手臂开始原地旋转,动作像个陀螺,也可能是一种舞蹈动作。

  一边转,他还一边唱:“DschingDschingDschinghisKhan!”

  俞老师震惊了。

  她在六班都很难见到这种事情发生。中国人这个词到底戳中了对方的什么兴奋点?!DschingKhan又是什么东西?!

  ——我的学生对这个地球另一端的可怜学校做了什么啊!!!

  “这个动作开始很难,”MIT学生停了下来,自豪地说,“但熟能生巧,我做到了。怎么样?”

  俞老师不忍发问,很艰难地顺着自己教师的本能表扬了对方:“简直太完美了。……对了,我有点忘记这个词怎么拼了,你能替我拼一下吗?”

  拼完可以查一下是什么梗。

  MIT学生好奇地看着她:“你是不是有点……emmmmm,与众不同?”

  俞老师膝盖中了一箭。

  是的,她是高材生,但和来参加夏令营的那些比起来,还是相当有差距的。

  “没有冒犯的意思,”MIT学生耸耸肩,“毕竟你的同胞们可是在单词拼写大赛里大杀特杀了。”

  俞老师在内心流下眼泪。

  姜婉,这种一听就是单词量怪物的事情绝对是你干的吧。

  一个中国人在英语词汇储备量上干翻了英语母语的人可还行。

  MIT学生从本子上撕了一张纸下来,一边写着单词一边说道:“不过也正常,全美单词拼写大赛的冠军基本上都是华裔,哈哈哈。”

  俞老师接过他递来的纸,上面的两个单词笔迹清晰,倒没有医生处方的毛病,让她放心地舒了口气:“谢谢你,我这就去找他们,你知道他们住——”

  “哦!”MIT学生随手把书包甩到背上,兴奋地说,“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来看颁奖典礼的吧?颁奖典礼就在一小时后开始。”

  俞老师:“?”我看起来像是能参加这种比赛的样子吗?哦,外国人眼里的中国人可能数学都很好。

  MIT学生自来熟地给俞老师带路:“大师赛昨天已经全部结束了,之前所有的比赛项目今天全部公开,没能获得参赛资格的人都兴冲冲地去闯关了。”

  俞老师跟在后面,内心还有点好奇:“大师赛一定非常精彩吧?”

  “那当然了!”MIT学生握拳,“你知道吗?全美各地有超过两千四百人提交申请,但其中的两千三百多人连初试的环节都没有通过!它太难了,以至于让所有人都兴奋得不得了!”

  俞老师:“……太令人惊叹了。”一群抖M吗?

  “正式参赛选手只有不到一百人,正式选手能参加的比赛更加有趣,”MIT学生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地说,“我也是败在了初试的人,昨天才刚刚去体验了一下后来的环节。”

  “这很正常。”俞老师安慰他。

  “我觉得其中有一道古代中文的题目太美妙了!”MIT学生道,“你知道吗?中国人现在仍然能熟读他们几千年前的文字,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我们甚至都找不到自己几百年前的文明!”

  本来从外国人口中听见对于自己国家的吹捧,应该是一件非常令人高兴的事情。但俞老师光听前半句就开始毛骨悚然:“古代中文?我正好对这个有一些研究……”

  MIT学生仿佛就在等待她这句话似的,掏出手机就把拍好的照片递到她面前:“你不会碰巧正好能看得懂这个吧?!乌云告诉我说,他们学校里大约30%的人都可以轻松解读出来这段文字的真实意义。”

  俞老师:“……”

  等等,这个学生刚才是不是说了一个绝对是始作俑者、而且她还非常熟悉的名字?

  她心如死灰地扫了一眼照片,绝望地发现那果然是自己出给姜婉的题。

  姜婉当然是破解了原文内容,因此她对那段文言文做了一个相当合理但又十分恶劣的操作:按照古代的习惯,从右向左,从上到下,是一个光明正大的陷阱。

  ——可怜的美国人怎么会知道,中国古代因为竹简的原因,是这样的文字排列顺序呢?

  【乌云:……哦……】

  接下来的题目各种五花八门,看得出出题人绝对不止一个。

  俞老师一路走马观花,觉得自己一进这条赛道肯定立刻打道回府。

  ——身为一个老师拒绝不了学生的请求是我的错吗?

  乌云哼着小调、戴着蒙古帽,在MIT的校园里大摇大摆横穿而过,收获了许多羡慕惊叹的眼神,一路上被人喊住合影了十几次,才终于抵达大赛赛道。

  “每个项目都有AI记录下通关的成绩。”MIT学生指着一个项目旁边的屏幕介绍道,“可以在每一台平板上查询到所有选手的成绩,就像排行榜一样。”

  俞老师打开第一个项目的排行榜,第一名:Test(J)。

  俞老师:“啊这,我觉得不太……”

  【乌云:……你这个说法就很有问题,不怪老俞紧张。】

  抱着一种莫名的心情,她点开了魔方旁边的排行榜,第一终于不是Test(J)了,而是一个正常的英文名。

  俞老师面无表情地说:“是哦。参赛选手真是藏龙卧虎呢。”

  俞老师有点好奇:“那我也能看吗?”

  MIT学生探头一看,惊奇道:“咦,这不是世界盲拧冠军吗?他也来参加了啊?那这关对他来说真是毫无难度。”

  俞老师默默地把到了嘴边的那句“我也背过一些魔方复原公式呢”咽回了肚子里。

  “走这边,这边。”MIT学生殷勤地为俞老师开路,与有荣焉地和其他好奇的学生介绍,“这就是出了那道古代中文题的女士!”

  俞老师羞愧地捂住了脸:啊!帮凶竟是我自己。

  俞老师虚弱地放下手:“不,这道题是我替他们出的。”

  几名中年人已经围在了那里,注意到俞老师的到来后,他们热情地上前排队和她握手:“感谢你的到来,我校深感荣幸。”

  “哦对了,这是初试题。”MIT学生热心地说,“你想看看吗?”

  俞老师内心落泪:“好、好吧……”

  “求你了~”MIT学生把一个“Please”说得余音绕梁。

  MIT学生瞪圆眼睛大喊:“WHAT?!”

  ——怎么就常春藤限定了?主办者混进了很多个不是常春藤的选手你们没发现吗??不是,等等,所以那两千四百多个申请者全是常春藤的???

  所以说,我的学生都对地球另一端的学校们做了什么啊!!!

  乌云一个闪身进入厕所,惊惶失措地给大赛组委会的群里发消息:【老俞来了!就在决战室门外!她的题前面!】

  “是啊!我都没想到能碰到那一题的出题人,今天一定是我的幸运日!”MIT学生美滋滋地说。

  各式桌游、偏门知识、以及几个脑筋急转弯都混在里面,不过每个项目的排行榜第一也花落各家,并不全是测试组包圆,这让俞老师不知不觉地松了一口气。

  俞老师决定回去写一篇日记:《我在MIT被五个教授奉为上宾的一天》。

  俞老师瞄了一眼,头昏脑涨地拒绝:“不,谢谢。”

  “哦,那是大赛组委会用来测试的成绩,括号里是那位测试员的姓氏。”MIT学生说。

  “也不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东西……”俞老师下意识开始了中国人特有的自我谦虚,但MIT学生郑重地拉住了她,“等一下,你能给我一个电话的时间吗?我想让我室友通知他的教授过来,这位教授真好是成功解答的人之一,他说过非常想和出题人聊聊!”

  她默默修正自己前面的想法:对不起,我都过不了初试、进不了这条赛道。

  ——没办法,和怪物学生待久了,底线总归是要放下一点的。

  【Whatif:???妈耶老俞居然对我们的暑期活动好奇到了这个地步吗?我都跟她说了我们还未满十七岁不要紧的。】

  【J:知道了。】

  众人顿时肃然起敬:“女士,那真是精妙绝伦的一道试题。”

  “你怎么了?”MIT学生弯腰看她,“你属于那70%的人吗?没关系,据说这道题只有三名参赛者成功解答。”

  &nbs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旁边那个魔方是什么?复原魔方吗?”

  俞老师一个手滑差点把平板摔了:这个J要不是姜婉,我头割下来给汪校长当凳子坐!!

  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挂了一路后,俞老师终于抵达了自己的那道题。

  【乌云:……?越明时?姜婉人呢?睡着了吗?】

  “当然了!”

  可被围在中间的那个人是他的班主任,这就很不正常了!!

  【J:吃东西。】

  ……

  俞老师长舒一口气。

  才走到赛道一半的地方,乌云突然发现走廊尽头前围着一群人——这倒是不奇怪,这几天常见的场景。

  “好奇特的名字。”俞老师忍不住说。

  俞老师讪笑应对,脚趾抠地的同时又有一种弘扬了国家文化的自豪感,整个人快要分裂了。

  “哦,差不多,”MIT学生说,“但要在二十秒内闭着眼睛复原。”

  几分钟后,俞老师终于进入了所谓的“益智游戏大师赛(常春藤限定)”现场,她盯着括号里的内容沉思了许久。

  宽广的走道被设计成了一条赛道,选手似乎是需要沿路过关斩将,才能抵达走廊深处的房间去挑战BOSS。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94tvv.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94tvv.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