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还有谁,还有谁)_沙雕高中日常不需要恋爱红甘泉
笔趣阁 > 沙雕高中日常不需要恋爱红甘泉 > 第48章还有谁,还有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8章还有谁,还有谁)

  沈一言坐在车后座靠窗的位置上,抱着手臂生闷气。

  然而车上的其他四个人都没有要来哄她的意思。

  前座的晏有山和姜与岸讨论着一个马上就要推出的3A大作,姜与岸得意洋洋表示自己可以拖稿通宵打游戏,晏有山则咬牙切齿地盘算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向律所请个长年假专门用来打游戏。

  沈一言:“……”对成年人的世界逐渐失去期待。

  ——就是说,我长大以后也会是这么糟糕的大人吗?好不想长大啊。

  同坐在后座上的两个高中生则是在各干各的,十分悠闲,一点也没有趁着最后的一个多小时再演练的紧张感。

  那个叫越明时的也就算了,长得一脸不良;那个叫姜婉的……

  沈一言犹豫一下,悄悄坐直身体去看姜婉手里的东西。

  那是制作成方便随身携带形式的单词卡,她认识的。

  姜婉一下就发现了她的动作,略微侧脸看过来,浓睫低垂,梢头正好压在眼角那一粒存在感极高的泪痣边缘:“好奇?”

  沈一言咬着嘴唇点头。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小孩子当然不例外。

  ……所以会喜欢漂亮的人也不奇怪,对吧。

  姜婉笑笑,把手里翻到的那一张单词卡给她看。

  那根本不是英语,而且上面居然根本没有写中文,是盲背。

  沈一言:“……”

  “Победа。”姜婉说。

  沈一言下意识地跟着她重复了一遍,音调咬得很准确:“Победа……是什么意思?”

  “Victory。”

  沈一言立刻就高兴起来了,这个单词的意思她知道:“胜利!”

  “对。”姜婉给了她一颗糖。

  沈一言开开心心地把糖剥开放进嘴里,舔了好几下,突然反应过来了不对劲的地方,身体一僵:“虽然你可能也很厉害,我还是认为这次静桥高中会赢!”

  姜婉侧脸看她,眉梢眼角浮现出一点点笑意来。

  “动漫小说里,最开始觉得自己一定会赢的人,后来都会输的。”沈一言不服气地说,“你们就这么确定自己一定还能连赢第三次吗?”

  “是啊。”姜婉说,“如果连这点信心都没有,就不应该踏入这个会场。”

  沈一言噎了一下。

  “模拟联合国大会,每个代表团所代表的可是一个虚拟国家。”姜婉不紧不慢地说,“你为这个国家而战,怎么可以抱着败者的信念参会?”

  沈一言瞪大眼睛,瞬间醍醐灌顶。

  ——对啊!如果是为了国家,那当然是不惜一切去捍卫它的利益。

  ……等等,但是好像又有哪里不对?

  沈一言茫然地翻了几页姜婉的单词本,跳过几个不认识的单词后,终于又见到一个认识的,顿时忘了之前的纠结,自豪道:“Gift,这是礼物的意思,这个单词太简单了吧?”

  姜婉:“dasGift,是德语的‘毒药’。”

  “为什么德语和俄语单词要串在一起看嘛!”沈一言的脸不自觉地又涨红两分,她又气又恼地继续往后翻,结果居然老老实实地跟着姜婉背了一路的各国单词。

  等晏有山在会馆前停下车的时候,看向姜婉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敬佩之情。

  沈一言从后座跳下去,左右看看,很快找到了静桥高中的代表团,兴奋起来。

  她回头去拉姜婉的手,边兴冲冲地介绍:“他们代表团里的谢逸是我的偶像,去年他拿了OD哦!”

  OD,即Outstandingdelegation,模联大会中选出的杰出代表。

  “他还有把自己的3分钟正式辩论发言稿传到网上过,”沈一言努力卖安利,“被转上了热搜的!”

  姜婉懒洋洋地道:“这样。”

  沈一言用手机找出视频给姜婉看:“你看,这是一个学霸up主夸他逻辑思维很好的视频!”

  姜婉:“嗯。”

  “你不觉得很厉害吗?”沈一言握紧拳头,“他去年才高一,仅仅第二次出席就拿到了OD!”

  “要我去问你帮忙要个签名吗?”姜婉稍稍弯腰问道。

  不知道怎么的,沈一言总觉得姜婉弯腰、低头、垂眼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心情总是很好的样子。

  她羞涩地摇摇头:“签、签名倒也不必了啦,好麻烦人家。”

  “不麻烦,我们认识。”姜婉说着,把肩膀上掉下去的书包肩带提了一下。

  ——因为沈一言正握着她的一只手,姜婉没能成功把书包两边的肩带都背上去。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沈一言下意识想松开手,可越明时的动作比她还快一步——他直接把姜婉的书包拎走了。

  这一幕让沈一言眨眨眼睛,顿时觉得臭脸的越明时也没那么可怕了。

  ——就有点像偶像剧、少女漫里那种大小姐的忠犬管家。

  静桥高中的代表团朝这边走了过来,他们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沈一言和姜婉所在的方向。

  沈一言有点激动地握紧姜婉的手,听见她懒洋洋地喊了谢逸的名字。

  谢逸脸上露出一点诧异的表情,不太确信地指指自己的鼻子,才加快脚步和同伴们拉开了距离、向姜婉走来。

  “姜婉,好久不见,找我有事?”他问。

  “我哥朋友的外甥女,”姜婉低头示意,“是你的小粉丝。”

  谢逸的表情比刚才更加愕然了:“……我的粉丝?你哥朋友家的孩子是……我的粉丝?”

  “嗯。”姜婉道,“来签个名,写句祝福——沈一言,有想要他写的句子吗?”

  沈一言兴奋起来:“可以写你去年引用过的那句‘Ifwintercomes,canspringbefarbehind’吗?”

  谢逸的表情不知为何有点尴尬,但还是点了点头:“好、好吧。”

  晏有山臭着脸从自己车里找出了能用来签字留念的精装笔记本,很显然并不觉得一个中学生的签名配得上他这本真牛皮手工笔记。

  沈一言才不管自己舅舅怎么想,眼睛亮闪闪地捧着本子和钢笔递给谢逸。

  谢逸蹲下身签名,沈一言注意到他中途瞥了姜婉好几次。

  临到写完最后一个符号的时候,谢逸终于忍不住问:“那你问姜婉要签名了吗?”

  “啊?”沈一言诧异地问,“为什么啊?”

  “我……”谢逸摸摸自己的鼻子,“我去年的发言被姜婉压着打,DR最后也惨淡收场……姜婉去年拿了BD诶。”

  他像是很不好意思地把声音压得很低。

  “有这么厉害的大神在旁边,你怎么会反而觉得我很厉害啊?”

  沈一言瞪大眼睛。

  一场会议中OD可以有复数个,但BD,即Bestdelegation、最佳代表,就只能有一个。

  模联并非竞技比赛,不会决出一二三名,但Best这个词已经说明了一切。

  谢逸抬头看了看,又说:“然后再之前一年的BD,就是她旁边那个越明时。”

  沈一言嘴里的糖差点顺着喉咙滑下去:“哎?!”

  “不过就算有这两座大山,我今年也得努力一下啊。”谢逸露出笑容站起身,灿烂笑着对姜婉伸出右手,“我可是有准备而来的。”

  本来正在听越明时说话的姜婉眨眨眼,刚要抬手就发现右手正被沈一言握在手里。

  谢逸也愣了一下,正要换成左手,越明时的右手已经不容置疑地伸过来同他握了一下。

  ——很难说那究竟是“握手”还是“示威”,反正看谢逸的表情,握得挺重。

  “我们也是。”越明时简单冷酷地说。

  直到大会正式开始,坐在会议室最后面、以媒体青苗小记者身份入场的沈一言还是有点没回过神来。

  她悄悄低头用手机查姜婉的名字,又查越明时的名字,发现似乎好像……这两位真的比谢逸更厉害。

  两个人还都是泉外的。

  这就……这就……让人开始憧憬了不是吗!

  “怎么,改变主意想考泉外了?”晏有山不咸不淡地问。

  沈一言机警地遮住手机页面,但也已经晚了。

  她气鼓鼓地瞪了晏有山一眼:“小舅舅你既然知道怎么不早说!”

  “你跟追星似的,眼里就那一个小代表,我能说什么?我说了你信吗?”晏有山耸耸肩,“所以我这不是带你来看真人现场了吗?”

  沈一言越回忆自己今天一早到现在的表现就越羞耻得不行,表情逐渐扭曲。

  什么叫班门弄斧,什么叫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啊!

  她在内心痛苦了半天,细如蚊呐地问:“小舅舅,你觉得我在姜婉心里的印象分还有救吗……”

  晏有山煞有介事地想了一会儿,点点头:“姜婉对自己学校的人很护短的,你要不要试试?”

  沈一言沉痛闭眼握紧拳头:“我一定会考上泉外的!”

  “很好。”

  ……

  程立雪刚上完一节大提琴课,咸鱼一般地躺在沙发上掏出手机,却发现几乎所有和泉外相关的群里都在疯狂地跳动新消息。

  程立雪一秒精神,点开置顶的寝室小群,立刻见到苏黎分享在群里的新闻。

  【苏黎:最佳代表团又是我们!三连无冕之王,还有谁,还有谁!!】

  【苏黎:而且,BD又是婉妹的,哈哈哈哈哈,仿佛看见谢逸对天高喊“既生瑜何生亮”。】

  【林小青:卧槽牛逼!我的婉婉呢?还没开始看手机吗?】

  程立雪飞快双手打字:【我刚上完课!吃我一招婉妹召唤术@我公平地迫害你们所有人】

  【林小青:……姜婉什么时候改的这个ID?】【苏黎:好像是十佳歌手大赛后改的,《四小天鹅》事件那会儿。】

  【林小青:嘻嘻嘻嘴上说着公平,还不是偏心我们泉外人。】

  【姜婉:我在车上。】

  【苏黎:恭喜!!!有什么特别的收获吗?】

  【姜婉:有。】

  【姜婉:两个小孩。】

  程立雪:???

  ……

  沈一言从模联大会的第一天之后,一有机会就往姜家跑。

  晏有山烦不胜烦,干脆直接把外甥和外甥女拜托给了姜与岸。

  “带一个也是带,带两个也是带,你正好提前体验一下当爹的感觉。”晏有山这么说着,把两个小学生都推进了姜家大门,“正好,他们俩也是龙凤胎,这不是命中注定是什么?”

  他拔腿就跑,徒留姜与岸这个体力废在门口对上两个六年级的小孩,陷入手足无措的绝望境地。

  “叔叔,我可以去找姜婉吗?”沈一言礼貌地问。

  姜与岸想了想,勉强道:“姜婉觉得行就行。”

  沈一言立刻从姜与岸胳膊底下钻了进来:“好~”

  姜与岸低头和另一个小男孩对视。

  男孩也仰头看着他,一板一眼地自我介绍:“叔叔你好,我叫沈一行。”

  他看起来太乖了,姜与岸忍不住想吓吓他:“你就不怕是被你小舅舅送到坏人家里卖掉了吗?”

  沈一行:“……”

  他盯着姜与岸看了好一会儿,直到看得姜与岸脸上硬拗出来凶狠表情越来越扭曲,才叹了一口气。

  这一口气叹得就很有灵性,一个字也没有说,但充满着“成熟的大人果然并不存在”以及“我对你很失望”的双重含义。

  姜与岸:“……”现在说是开玩笑的还来得及吗?

  沈一行:“第一,小叔叔不缺钱;第二,小叔叔很怕我妈妈,如果把我和沈一言卖掉,他一定会死得更惨,念完牛津法学院的人不应该干这种傻事。”

  姜与岸:“……”他不自觉地挺直背脊。

  沈一行又慢吞吞地继续说:“我六年级,不是六岁,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害怕的,这样幼稚的行为不适合你的年纪。”

  姜与岸坐立不安,诚恳向小学生鞠躬道歉:“……对不起。”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请收藏本站:https://www.94tvv.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94tvv.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