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就算死,也要死在)_沙雕高中日常不需要恋爱红甘泉
笔趣阁 > 沙雕高中日常不需要恋爱红甘泉 > 第56章就算死,也要死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6章就算死,也要死在)

  乔西月小心翼翼地滑入淤泥里,回忆着系统查到的挖藕技巧,尽可能地放慢速度,用脚尖去探底。

  双脚踩到硬底时,她才松了一口气,扫视整片塘,找到了一片枯败荷叶的集中之处。

  因为镜头一直跟随着她,她便习惯地解释道:“那边好多荷叶,底下肯定会有藕。”

  刚刚说完这句话,乔西月突然察觉到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瞬间失去平衡往前倒去。

  她吓得变了脸色,下意识地用双手挡在了自己面前。

  ——如果脸朝下摔进这灰黑色的泥里,再抬头的瞬间绝对是颜值暴跌了!会被做成表情包全网疯传的那种!

  好在一只有力的手臂伸过来,及时拉住了乔西月,没有让她真的摔倒。

  乔西月松了一口气,调整笑容道谢:“谢谢你……”

  话还没说完,她就愣了一下。

  因为拉住她的人并不是节目组的明星之一,而是人高马大的男高中生。

  高中生用眼角余光观察了她一下,马上收回了注意力,兴致勃勃道:“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让一下?刚才绊倒你的肯定是藕,我要把它挖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乔西月问道。

  “王如。”

  “我和你一起组队吧,”乔西月笑着建议,“然后成果我们对半分,怎么样?”

  本来双手已经探入泥里的王如迅速回头,眼神百分百警惕:“什么意思,你要分我的成果?”

  乔西月解释:“我们是一起努力呀,两个人协同工作会更快吧?”

  “不必!”王如震声拒绝,“我的胜利之路绝不会和他人分享!就让我们各自为战,手底下见真章吧!”

  “……”乔西月低声腹诽:世上怎么有男高中生会不喜欢漂亮女明星!

  哦,对,这是个沙雕世界,自成一套逻辑。

  被拒绝了一次后,乔西月下意识抬头看向四周,发现高中生们的热情异常高涨,一个个跟吃了兴奋剂似的在淤泥里疯狂刨动。

  了解内情的知道他们是在挖藕;不了解内情的还以为是什么巨额金条意外落在了里面。

  乔西月叹了口气,继续往刚刚她看中的那一块方向前行,一边思考如何巩固自己的娱乐圈学霸人设。

  其实并不一定要赢的,有时候高光反而是在败者中出现。

  “挖到了!”王如突然兴奋地道,“好大一根!”

  乔西月下意识想回头看一眼能有多大,刚一回头却眼前猛然靠过来一道迅猛的黑影,在她来得及反应之前就啪一下打在了她脖子上,溅起无数淤泥。

  ——王如拔得过于用力,莲藕从中间咔吧一下折断,他整个人因为惯性向后摔去不说,脱手飞出的藕还直接砸到了乔西月脸上。被糊了小半张脸的乔西月深吸了一口气:“……”

  不气,不生气,和未成年人生气绝对会flop。

  另一头,屁股着地跌进泥里、整个人坐姿往里陷去的王如惊惶失措:“救命!我站不起来了!这泥在吸我的屁股!”

  泉外同学隔得老远怼他:

  “明明是你硬把屁股怼进了泥里好不好!”

  “呵,你一倒下我们就少了一个对手,谁会来救你?想得美。”

  “说不定一靠近你就被你也拽倒了,阴险招数!”

  “你老实待着,等一会儿我们比赛有结果了就来帮你。”

  王如大惊失色:“那不是要一个小时?”

  “你自己玩手机看着消磨时间吧。”

  “我都这样下泥了怎么可能带着手机啊!!”王如转而向姜婉求救,“婉妹你是裁判,你说句话啊!”

  “我不是裁判,”姜婉指指一旁的称,“这位才是。——你可以自己努力一下挣扎起来?”

  她当然是公平的。

  通常情况下公平地迫害所有泉外人;其他情况下公平地迫害包括泉外人在内的所有人。

  农场管理员在一旁津津有味地围观,一边提示:“断掉的藕因为里面进了泥,是不能拿去卖钱的,大家注意一下啊。”

  她话音刚落,陈同济那边传来清脆的“咔吧”一声,然后是他痛心无比的惨叫:“我的藕——”

  一时间,淤泥里的氛围火热无比,比赛刚开始就直接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姜婉的手机响了一下。

  程立雪在群里发消息:【那边怎么样了?】【姜婉:在比赛挖藕,可能会上综艺。你们那边呢?】

  【林小青:正在偷偷斗猪,人骑在上面的那种。】

  她说完,还发了两张照片来。

  姜婉点开照片:“……”怎么说呢,就还煞有介事的。

  如果参赛者□□骑的不是猪而是牛的话。

  礼尚往来,姜婉也把王如在淤泥中自强不息挣扎着试图起身的照片发到群里,收获满屏幕的哈哈哈哈哈哈。

  挖藕是项体力活,节目组把时长定在了一小时,泉外这边入乡随俗,定的也是一样的时间。

   在越明时又从泥里抽出一根长长的、完整的藕交给农场管理者时,这项比赛的胜负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

  但如果这样就认输的话,在场诸位就不是泉外人了。

  ——我可以输但别人也不能赢!

  于是,除去已经抱膝在淤泥里失去世俗欲望的王如之外,其他人直奔越明时的方向试图给他添乱。

  手段包括但不限于扯腿泼泥和挠痒痒。

  陈同济勇于自我牺牲,死死抱住越明时的大腿,呼叫其他参赛人员去截胡:“他已经挖出一半的那根藕,谁来抢一下!”

  一个女生奋力跋涉上前,动作十分敏捷地三两下把剩下的两节藕挖出来,掉头就跑,毫无竞技道德可言。

  越明时沉默了一下,低头看向陈同济的眼神好像在考虑要不要杀人。

  陈同济咽了口口水,指向摄像头:“你要杀人也不能留下证据吧越明时!”

  越明时咋舌,转开了视线。

  陈同济大为震惊:“‘啧’是什么?你还真的想杀我吗?林文武我们再抢一波!”

  见这一招显然有用,越来越多的学生开始往越明时的方向挤,就连成年组也浑水摸鱼地跟了过来。

  手里已经拿着一段莲藕的乔西月觉得乱则生事,并不想加入其中,奈何离得太近,掉头拉开距离也需要时间。

  她才走了没两步,后头的越明时忍耐度已然告罄,把陈同济直接按进了泥里。

  迟了一步赶到现场的林文武赶上了最烂的时机,正好落单对上怒气值爆表的越明时,赶紧转身跑路,忙中生乱,踩到泥里的莲藕,当场扑街,往前摔去时又像是保龄球瓶似的撞倒了乔西月。

  乔西月的体重和男高中生哪能比,当场被撞倒,怀中脆生生的莲藕也发出了熟悉的“咔吧”声。

  断掉进泥的藕是不能计入成绩的。

  乔西月觉得自己脑中的忍耐神经也快要跟着莲藕一起断掉了,她愤怒地回头瞪向那边闹成一团的人们,决心等爬起来以后就给他们一点厉害尝尝。

  爬起来就——

  爬起——

  哎?

  不远处的王如一脸沧桑加平静的表情:“不用挣扎了,我都拔不出我自己来。还是等他们下头以后来帮忙吧。”

  他抱着膝盖坐在泥里,整个人无欲无求,好像已经在泥潭里直接入定。

  乔西月:?

  王如又说:“说不定你们节目播出以后收视率会很高,人类是很爱看其他动物出丑的。”

  &nbs乔西月:??

  ……

  姜婉蹲在田埂上看时间。

  比赛只剩下最后的几分钟了。

  在越明时展现出超绝的武力值、杀鸡儆猴地把两个试图干扰他的对手扔去吃泥以后,本来想暗算他的参赛选手们纷纷露出“我只是路过”的表情淡定离开了现场。

  在泥里走来走去是一回事,直接吃泥可是另外一回事,这泥又不美容。

  当导演组宣布倒计时结束的时候,越明时正好把最后一根藕甩到岸上,他长出了一口气。

  明明早就确定是第一名,却硬是拼到最后一秒。

  该说是没有安全感呢,还是凡事习惯拼尽全力呢。

  反正姜婉觉得关于越明时的这一特点怪可爱的。

  农场里的工作人员熟练地上前验收挖上来的藕,王如和乔西月也终于等到了救援。

  乌云哈哈大笑着嘲笑王如:“果然你只能当小弟,这点困境都爬不出来,离大哥这个地位还远得很!”

  王如幽幽地说:“你厉害,你来。”

  乌云大大咧咧:“好,我来,这次我成功了你就管我喊爸爸。”

  王如:“行,反过来你喊我叫爸爸。”

  乌云毫不迟疑,一屁股就在王如旁边坐下去了。

  三分钟后。

  乌云:“……爸爸。”

  王如:“……现在你叫我爸爸也没用,不如思考一下现在还有谁能救我们。”

  他们集体将目光投向了田边的姜婉,异口同声:“姜婉——”

  姜婉连脚步都没动一下:“我拔不动。”

  正好脱完了下水裤、洗了脸的越明时回到田边,对着眼前场景沉默了几秒:“发生了什么。”

  姜婉舔着棒棒糖:“不信邪,都要挑战自己从泥里把屁股拔起来。一个接一个,葫芦娃救爷爷,全送了。”

  眼前的田里坐姿各异地瘫着一群人,有人甚至因为快整个躺进泥里,不得不挂在别人身上。

  仿佛从淤泥里开出了几十个泉外人……以及几个刚刚加入“从泥里把屁股□□”挑战却失败了的明星。

  其中还有一个没穿下水裤的学生是因为笑得太厉害,失足掉进去的。

  整个一大型迷惑行为现场。

  乔西月坐在人堆里,表情一片空白,看起来已经放弃了思考。越明时看着众人:“……都是自愿的?”

  他一来觉得一言难尽,二来觉得作为泉外的一份子有点丢人。

  “对。”姜婉道,“我们泉外人就算死,也要死在自己手里。”

  越明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94tvv.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94tvv.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